大约是六年前,为了消磨暑假,我曾借过几本书回家,其中有一本装订和封面设计超烂的小说集《荒诞小说》。就是在这本书中,我第一次读到了埃梅的小说《穿墙记》,当时作为一个自由散漫的大二学生,还不能体会小职员杜蒂耶尔的心情。这篇小说给我的感觉,还不如同一本书中的《会说话的猪》那样肤浅有趣的政治隐喻来得直接有力。 如今作为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重读这篇小说,在感到有趣的同时,心中也怵然一惊,暗暗戒备自己的沦落——千万不要因慵懒而丧失活性。变身为大盗嘎鲁—嘎鲁之前的三等小职员杜蒂耶尔,每天谨小慎微、按部就班地从事着枯燥的文案工作,工作之余的消遣,也就是集集邮、看看报,自认为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平静地等待着死神来收割他的日子。在慵懒无趣的惯性之中,马塞尔-里瑟生活的河流已然凝固,杜蒂耶尔小职员的日子看似安稳,但动物的生存本能告诉他,这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,所以他始终处在一种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埃梅小说如履薄冰的紧张的精神状态,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在薄冰上旋舞,只是小心翼翼地在生活之流的边缘一步一挪,旁人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,一旦打破了他生活的惯性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wastikpowerindia.com/,马塞尔-里瑟于他就好似听见了脚下冰层破裂的劈啪声。若是以前,即使他认为对方的举动毁掉了他的生活,他也只好低头生闷气,让麻木的神经慢慢适应新的改变。但是,不知是不幸还是幸运,他得了病,有了穿越墙壁的超能力。他利用这能力惩戒了新主任,然后又用这能力干了一连串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于是,凝固的河流开始溶解。新的故事开始了。 杜蒂耶尔是幸运的,超能力让他有机会跳出自己已经僵死的生活。只是可惜的是,他的身体能穿墙,精神却不能穿越平庸的生活。以往的生活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精神状态,他并没有足够强悍的心灵来掌控新得到的力量。最初的新鲜和刺激之后,剩下的又只是无法排遣的“腻烦和厌倦”。所以他才会因为一个女人放弃了埃及之行,最后又阴差阳错地困在了墙壁里,“躯体与石墙已然化为一体”。反讽的是,他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凝固和僵死的状态。 态度决定生活,这是没办法的事儿。